快捷导航
龙泉剑
龙泉剑
汉剑
唐剑
龙泉刀
清官刀
牛尾刀
环首刀
唐刀
栏目3
栏目3
栏目4
栏目4
栏目5
栏目5
栏目6
栏目6

剑痴

2020-02-20 19:17:55 作者:佚铭 来源:百兵(BaiBingZ)斋互联网收集

  在所有武器中,最喜欢的便是剑。

  小时候喜欢剑,是没来由地喜欢那种绚丽的视觉效果——你看,刀只能砍或劈,而剑却能舞出花样来。最是欣赏那种“回手一刺”的效果,颇有些表演的感觉。

  随着年龄的增长,仍不改对剑的痴爱,但这时的喜爱又多了另一种心思。比起刀的莽撞,箭的狡猾,棍的僵硬,锤的笨重,枪的死板,鞭的野蛮,钩的血腥……惟独这剑,是集轻巧,阴柔,灵动于一身,是通着人性的。

  剑是有灵性的,一把宝剑便是剑客的生命。剑并不是谁人都使的,西域的罗刹法师们不使剑,少林的禅师们用掌用禅杖,丐帮则钟情用棍棒。中原武家,似乎这道士们比较钟情用剑。这潇洒之物斜插在背后,生生多出一份儒雅和凝重。

  一向相信剑是有生命的,每一把剑都是为了他日后的主人而所诞生,如同魔杖选择巫师一样,并不是剑客选择剑,而是剑选择剑客。当剑客把手搭在剑柄上那一刹那,手腕一震,剑身出鞘,寒光凛冽,剑和人彼此都认定对方是自己的知己,从此人剑相依,闯荡江湖。说起刀客,必是西北荒漠上的虬髯大汉,仰天长啸,端起酒碗畅饮无畏——这种豪爽间的英气固然摄人心魄,但我总是更钟情剑客——要么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手中紧握着一把锋剑,满脸的稚气和勇猛,纵剑江湖行侠仗义;要么是翩翩衣衫的公子,潇洒从容,谈笑间胸中装满乾坤,宝剑与英俊冷傲的面容相映成辉,便是一道绝美的风景;要么便是那白髯的老者,慈祥老者一般,连剑都是暗淡不起眼的,但一旦出鞘,霎时剑气逼人,所向无敌。

  剑也会随着人成长吧——一位少侠初出江湖,剑的寒洌是外露的,如同那掩不住的心性一般,稍有义气变拔剑相向——这时的剑,还只是武器而已,少年还不足以领会到剑的真谛。这时的少年钟情于宝剑,醉心于宝剑所散发出的那种银光闪耀,剑刃间的锋利与流光异彩。而随着阅历的增多,他的剑便有了他自己的脾性和味道,有些怪剑更是被惯出一些毛病,非要用酒擦拭或者见血才还什么的。总之吧这是的剑刃不是最重要的,甚至可以钝到不开刃,最要紧的是那随剑而发的剑气。有这么一种说法:剑气如虹,横贯而出。这剑气从剑而发,而又不局限于剑本身,剑为到而气先袭人。然而最厉害的剑,是无剑。那剑早已融入身体中,人剑合一,只需手指一点,变发出剑气,让人叹为观止。

  这种说法似乎有点过于玄幻,违反了唯物主义吧。但若是只谈“剑艺”而不谈“剑意”,那这剑真是蠢物了——或者说这使剑之人真是蠢物了。他只配称一句武夫,而不是剑客——剑客之于剑,如同伯乐之于千里马。

  江湖中还有那么一类特殊的大部队,叫作“女侠”。其实女侠的武器是比较局限的,除了李莫愁那种标新立异用浮尘和小龙女那种超凡脱俗用针的少数人外,剩下的基本不是用鞭就是用剑。鞭的话也是给一些英气飒爽的外族女子用的,惟有这剑,真真是全国上下最枪手的大众品牌。不论是神采飞扬的骄扬女子,还是柔弱清秀的邻门师妹,不敢说人手一把,但大多数也都提着一把,颇有些不爱红装袄武装的意味。虽然我知道这种江湖女子在古代那种歧视妇女的环境里是很少存在的,但我仍愿意让想象驰骋——那美丽的容颜映上剑的银光,那种场景,怎一个美字了得啊……

  其实剑除了这样的好处,痴迷于剑更是因为出剑时所含的那种意味。刀箭矛戟都是只为攻击之用,而这剑表达出的感情却是因剑客的心情而变的。还记的在倚天中,周芷若纵倚天宝剑而一刺,刺的是张无忌,伤的是自己的心。这时的剑,似乎也少了些戾气,多了些人的情感。剑客若是宁死不受辱,便将剑在颈上一横,刹时鲜红满地;痴情的人愿为对方一死,便会飞身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挡出迎面而来的剑刃;更有为国恨家愁不得已纵剑向所爱之人的,像芷若那样闭了眼狠了心向前胡滥一刺——总之围绕着剑的故事,大多是有些悲壮和怨情的。

  金庸先生道:四方武学,源自中州。日本也有剑道,但那种剑多了搏杀和表演的味道,与中原的剑那种淡然笃定的风度是完全不同的。至于老英老美们的剑更是千差万别。看过英美开发中国武侠游戏的消息,那种依样画葫芦,即使画的出皮毛也画不出精髓。所以剑的文化,算的上是华夏独有的。

  而剑的文化到了这个年代,只能向古人取经。21世纪不会允许人动不动抽出剑来一顿刺杀,而所谓的那些仿真剑,即使不是聚氯乙烯仿制的幼儿玩具,也是花架子多于实用价值,作表演或收藏之用。而曾经的干将莫邪,巨卢鱼肠所带的英气与寒气,早以随着时钟的滴答声淹没在时间的长河中。所以我仍醉情于在昏黄的台灯下翻开那脆黄的纸张,感受字迹间喷涌而出的剑气和剑风。纵然生活在现代化的21世纪,又对我之剑痴有何妨碍?

浙ICP备18023052号-1 浙公网安备33110202000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