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龙泉剑
龙泉剑
汉剑
唐剑
龙泉刀
清官刀
牛尾刀
环首刀
唐刀
栏目3
栏目3
栏目4
栏目4
栏目5
栏目5
栏目6
栏目6

佐藤寒山- 武将と名刀——下

2020-02-22 14:20:12 作者:石南草 来源:百兵(BaiBingZ)斋互联网收集

  德川家康及其爱刀

  备前冈山藩士汤浅常山者,著有记录了长年流传的战国名将勇者之逸话、趣闻的《常山纪谈》一书。

  在某次德川家康同丰臣秀吉会面时,“太阁,以‘我所持的道具中,以粟田口吉光在铭物为首,可称天下重宝之物可谓是应有尽有了。那么希望您能将秘藏道具拿出一览’之求请求家康。家康则作出了‘我等真是没有像样的宝物。但对我最为重要的,是那能为我赴汤蹈火、舍生忘死的五百骑。要是把他们召集起来,日本六十余州便未有可畏之敌。这些将士都是我的至极重宝,而为一生之秘藏’这令太阁面红耳赤的回答云云。”和秀吉为疯狂的爱刀家相比,家康虽并无引以为豪之刀,但也是相当专业的藏刀家。不过,相比秀吉将自傲的名刀一一举出的盛气凌人,家康作出了以五百家臣为一等宝物的回答,从中还是能看出秀吉与家康迥异的人格魅力。

  大阪落城之际,丰家名刀剑中确实有部分烧失了,不过大部分还是完好地落入了家康手中,

  大阪御物,基本上就这样为尾张家持有,现财团法人黎明会所藏名刀中,就包括大量此种刀剑。

  另,大阪落城时烧毁的名物刀剑,之后家康命越前康继进行修复,同时也命造各式摹本以为补救。这样明显的事实,也证明了家康对于名刀是相当执着呢。由此看来,家康到底是像样的爱刀家,也为名刀的保护、保存做了很多努力呢。

  另外,同在《常山纪谈》中,还载有这一段有名逸话。

  “秀吉在伏见时,一日出于广间,见刀五柄。便试言其名,全无差错。前田玄以惊叹于其过人智识,秀吉却笑他不够细心。说了‘秀家好华丽,故黄金散饰之刀应为其有;景胜自其父时代便好长剑,猜寸锋长延之刀必无误;利家自名又左卫门时,便有先阵、殿后之武功,现虽领大国,必不忘昔。他应该就是革卷刀之主;辉元喜用奇物,与众不同、别具一格的宝刀,一准是他的。江户大纳言素有大勇,无凭赖一剑之心。毫无装饰,朴实无华之刀最能表示其志。凭此推断,怎么会有错呢。’一番话。江户大纳言即为东照宫。”

  不论其余,这可是证明秀吉知人之明的佐证,然后从其用心深重看来,当时武将对于刀剑的兴味也明晓了。

  不过汤浅常山可是相当有江户幕府的意识,还补加了“江户大纳言即为东照宫”这样的记载呢。“素有大勇,无凭赖一剑之心”这一句,秀吉到底表现于否也尚有疑问。不过,由先述故事推断,还是能感觉到他对刀剑极其淡然的心态。而且 实际上,要是不这么想,对此村正和家康相关的传说也很有名。

  德川家和势州村正刀,是有着割舍不绝的联系的。举例来说,《德川实纪》记载,家康长子冈崎三郎信康,受信长通谋武田家之疑,被迫切腹。当时家老天方山城守为信康介错。在将当时情景回报家康时,家康说:“此会介错用胁差为谁作,历经寻访,知是村正作。你用心听,这种事以后不能再有了。以前,尾州森山阿部弥七郎谋害清康君时,用刀为村正。我少年时,在骏州宫崎被小刀伤了手,也是村正的好事。这一回山城守的佩刀也是同作。以后不能再让此作妨害当家了。今后,各位的佩刀中要是有村正的话,还请拜托诸位割爱丢弃之云云。”此文中清康之事,据《三河风土记》载,天文4年12月5日,阿部弥七郎者,误解其父阿部大藏被杀一事,取千子村正刀,从背后将清康一击袭杀;此外还有天文14年德川家谱代家臣岩松八弥,可能是因为发狂,突然拔出村正胁指刺向家康父广忠,幸好因刃部有损,只是刺伤了大腿;八弥最后逃走云云。

  祖父死于此刀下,父亲也因同样作刀负伤,连自己也在少年时因村正小刀受伤,但这还没完。《三河风土记》记载,关原之役中织田有乐立下战功,提森武藏守之首级前来供家康检阅时,检视立功长枪的家康不小心受伤。此枪仍是村正作。看来屡遭凶难的家康疑神疑鬼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织田有乐从近侍处听闻村正作为德川家禁物之说,有“这样的话,作为内府旗下的我等,自是不能再用村正。请在近臣能见处将此枪碎为微尘,令其退场云云”这样一番话。接下来,村正刀对德川家为凶兆一事便从谱代家臣处传出,寄心德川家者就都不佩村正了。

  只是村正刀作为实战刀,确是锋锐便使,就这么丢弃也是很可惜。于是便有磨去村正铭文、使之成为无铭刀,或者只将“村”字消去留下“正”字,再刻上别的字做成“正宗”、“正广”等,把“正”字改成“忠”,模仿“村忠”作的也有。这也是了解封建治下武士生活一面的好资料啊。

  同时,在外样大名中——当然是对德川家不抱好感的,则是采取相反措施。举例来说,福岛正则家中,还有锅岛家等等,都有秘密带用村正刀,也是在些微地表现反抗之心呢。《名将言行录》一书中有“德川光圀言,幸村同神祖敌对,常佩村正刀。村正为对德川家不吉之刃,诅咒之意昭然若揭云云。”,凭这一段就更可佐证此事了。

  确切说来,还有各种迷信传说,不仅限于家康呢。特别是战国时代的武将,因为常年往来战场,所以人生观之一就是“运在天”,持如此命运论者不少。所以为了百战百胜,为了活到最后,成为所谓的迷信家也就可以理解了。

  家康元和2年4月17日,75岁薨于骏府。《德川实纪》中,在其死前一天4月16日有这样的记载。

  “召来纳户番都筑九太夫景忠,取出先前秘藏的三池御刀,授予町奉行彦坂九兵卫光正,并令其拿死刑犯试刀,年少者则不试。光正、九太夫共赴刑场,稍后回报殿上以罪人试刀结果,能够手感良好地直斩地面。要是作为枕刀的话,有两三柄使用的话,剑威便可镇护宣威、荫及子孙。之后榊原内记清久受命将其放置久能山。(中略)因为对西国还无法放心,请有劳将我的雕像西向放置,那三池刀也要让其锋刃西向。”

  此三池太刀现为久能山东照宫宝刀,同行光短刀共被视为神体看待。

  此太刀生茎无铭,倒也是很出名的名刀,如所传,是平安末期三池典太作中受首肯作,明治44年据古社寺保存法被定为国宝。据此稍作说明,是长2尺2寸3分、比较短的太刀,相比身幅略广,也是中锋猪首造,薄刃身浅反。锻地小板目细密,刃心些微有湾,为素刃心。刃文中直刃,小沸细致,匂口缔结有心。表里侧有宽阔且浅薄精巧的棒樋槽搔樋。生茎上表侧平绘“妙純伝持”,樋中有片假名“ソハヤノツルギ”,内侧同樋槽中有“ウツスナリ”切付铭。

  关于此铭文的意义,古来就有多种说法。虽说是争论焦点,不过此切付文字是追溯不到室町年代的,非原有之物。是平安时代的太刀在室町年间刻上了这样的铭文,现已考究得证。

  这样,“ソハヤノツルギ”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不清楚,《正和铭尽》的镰仓时代古刀剑书,记载其为坂上田村麿佩刀,上有“そはやのつるぎ”。两者联系起来考虑应该就能得出些结论了。这里是有“移位”,”说起到底“移”了些什么呢?太刀此物不会模造,应该就是模造了被称为“ソハヤノツルギ”的某种拵之意了。然后此拵中身就是三池太刀,就是我的观点。接下来妙纯者,应该可以解为指持有并传来此刀者。其正确与否先暂且放一放,其他说法也可能是成立的呢。不过,不用说刀拵是现今不存了。

  此太刀作风前已有述,同前田家传来的名物大典太相比,不仅太刀姿、造式,就连地刃都深为相似,基本可确定为同作。现配拵为家康所好的黑涂鞘、熏革卷卷制打刀拵。江户大纳言不存依赖武力之心等说见载于《常山纪谈》,去世后也如此,寄心于名刀的家康如此心怀,可是相当了解人性呢。

  日光东照宫存有御在世品的刀剑。很遗憾,文化11年日光东照宫的一部宝藏遭受火灾受烧,当时有众多的名物刀剑被烧毁了,真是可惜至极。

  那时被从宝库平安运出之物,有日光助真太刀、备前长船胜光宗光合作胁指、三郎国宗太刀等。

  此批皆为家康爱刀,其中尤以日光助真太刀,是被作为日光东照宫神体看待的,直至战后,都鎮座于内阵深处。

  助真为镰仓中期备前福冈一文字派名工,后受镰仓幕府之召前往镰仓,成为相州锻冶拓荒者之一,世称镰仓一文字。那个时代一文字派作刀一般都是豪壮华丽之作,助真亦是其中之一,最以其华丽大丁子乱纹得意,可是豪壮度首屈一指的刀工。而且日光助真还是同作中第一等,为绚烂夺目的一作。

  详细说明一下,镐造、庵栋、广身幅,中锋强力猪首烧诘,经过磨上后长2尺3寸5分,反为9分2厘的高腰反,自然刃身也是结实可靠。锻地小板目、纹理稍显、刃心附地沸,乱映较淡,刃文大丁子交以互目,足叶频现,是华丽与力道恰好结合之物。表里侧棒樋入茎,茎子磨上4寸,佩表侧棒樋下有助真二字铭文。一说此刀还有可能是家康亲自修磨的。

  此太刀所配的打刀拵世称助真拵,倍受珍视。是黑涂鞘、蓝革卷柄、柄鲛涂黑漆,目贯赤铜容雕蛙子三双,护手铁丸形,花菱文、猪目透雕的简致之物。小柄赤铜波地上色绘三枚文钱,笄也在赤铜鱼子地上高雕色绘葵纹三双。诸般皆为古后藤家金属器,确是古香悠长呢。

  虽说是说明如此简明的刀拵,不过从柄形、鞘形、刃身厚薄等的精美水准确是时代风貌,真是模仿不来的呢。

  也是因为家康天性质朴之故,才能做出这种实用性情趣并存的刀拵。只有他才能如此啊。

  后世模造此拵的打刀拵,为好事风流者们交相称赞——当然,无法模仿到位之处应该也是有的。此物格调高雅,品味深厚,也表现出了家康高超的鉴定水平。《常山纪谈》中,秀吉“毫不修饰,亦无浮华,可是表现了他的志向”一语,和家康观点暗合了。

  助真太刀同此拵皆被指定为国宝。

  被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的无铭行光短刀附有墨涂合口拵。此短刀是家康日常佩用之刀,然后因为在日光东照宫全无权现殿下有关的短刀,而被四代将军家纲追献当社。

  行光冠落造式、三栋、刃身稍厚、内反,长8寸6分,元幅7分4厘,锻地小板目,刃寄流心、厚地沸、地景交汇等,展示了相州杰作的风格,刃文互目交湾调、尖刃心外, 也有砂流、金筋、汤走心等。帽子沸纹略显随意,乱込返稍长。雕物有表侧的护摩箸、内侧腰樋添樋,初鉴是类于大和物之作,不过这确是相州行光作。在间或得机拜见时,总是希望能把其作风铭记于心呢。

  合口拵虽说是比其还质朴之物,但在时代风味上毫不逊色。柄着白鲛,目贯赤铜鱼子地上饰有金葵纹,小柄上也据有同样葵纹三双。然后,粟形口近迫之处可见时代风貌,丸铛铁地的处理方法也是精巧无比,此物为家康所用一说可以充分肯定。

  备前三郎国宗为直宗派刀工。从其二代有正和纪年之作看来,镰仓中期一说是可以接受的。同一文字助真一起被召至镰仓,为镰仓锻冶开拓者之一。不过终其一生,作品都不改备前气质。只有家康佩用的这柄国宗,板目肌、附地沸、乱映不显,刃文小乱,互目、丁子等交汇、小沸美观附着,足频交入、处处金筋等做工,可以认为是相州传造式。不过其生茎在铭,威势堂堂的太刀姿气势迫人,又加以其健全

  无比,真的是相州传国宗一等一之作呢。

  要说可以和其匹敌之物,有去年因美国康普顿博士之好意而得以返还的照国神社所藏的备前传精粹、也是生茎在铭的一柄太刀。东照宫国宗是长2尺6寸9分6厘的长大太刀。附有金梨子地桐纹散饰、金贝莳绘的丝卷太刀拵。柄及渡卷由浅黄锦包裹,浓色茶丝平卷,鞘腰身严紧,堂堂正正,很是气派。

  其他被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的还有一文字太刀,亦有金梨子地葵纹散饰的漂亮丝卷太刀拵。

  此刀长2尺4寸8分5厘,8分5厘高腰反,生茎上姿仪堂堂地刻有“一”字。刃文华丽大丁子乱,为镰仓中期福冈一文字最盛期之作。只是很可惜在战前遭受盗难,本以为要永远没于尘中呢,好在最后还是被发现了。战后进行修磨后,比原先减轻了约13匁。虽然受难被研磨是很令人遗憾的,不过此作还是具备相当的审美价值。

  备前国住长船胜光、宗光,备中于草壁作,內有文明十九年二月日胁指,是长1尺7寸7分弱的短胁指打刀。小板目地肌烧诘、地沸附着,互目主调的丁子交汇刃文亦是华丽美观,表侧棒樋添樋,下雕三钴柄之剑,这也是其特色之处啊。

  胜光宗光为兄弟,所以兄弟二人合作的此胁指做工较好。此刀和一文字太刀同受盗难,然后相比一文字其锈蚀程度更甚,不过时至今日仍然刀姿强固。

  此胁指配寸延合口的短小刀拵,鞘金梨子地,饰有目贯上金一匹狮子、笄赤铜鱼子地上三匹狮子;小柄为赤铜鱼子地饰金桐纹。

  想来这应该也是家康自傲的短小刀拵,轮王寺的家康绘像中,有腰间佩有类于此胁指的肖像画。

  文化火灾中受烧之物中,备州长船景光薙刀广为人知。此为1尺9寸的生茎薙刀,是低首锋、通常弧的镰仓时代薙刀中的典型之作。

  上面说了这么多,也不愧是将军家呢,作为一世英雄,家康藏刀确是同其身份相般配。而且在神社以外必然也是有众多名物。

  家康包雇刀工,有肥后大掾越前康继者。康继为近江国下坂出身,后移住越前,开始作铭“肥后大掾藤原下坂”。起初为结城秀康包雇工,大约是在庆长11年左右,被家康秀忠二将军召至江户城锻刀,技艺受到赏识而从家康处受领“康”字、改名康继后更被许用葵纹,而有名“葵纹康继”、“葵下坂”。

  因为前已为结城家雇工,于是终年便受命在越前、江户间往返通勤,不过最后应该还是居于江户的时间比较多。

  证明将军家和康继间关系之正,有康继亲自在返回江户途中奉纳热田神宫的平造广身幅、有梅竹雕物的胁指。茎表侧有“奉納熱田大明神”、内侧“両御所様被召出、於武州江戸、御劒作、御紋康之被下、罷上刻、籠、越前康継”铭文。训读为“両御所様ヨリ召出サレ、武州江戸二於イチ、御劒ヲ作リ、御紋、康ノ字下サレ、罷リ上ボルノ刻、籠ム、越前康継”。

  康继为新刀初期刀工中最为优秀者之一,大阪落城后为众多那时烧毁的名物刀剑进行了修复,并且为那些名物制作了副本,保存了多数名物。同名相继,江户越前两家分立发荣,直至明治。其中以初代为最优、二代为次,三代以下逐渐流俗。

  康继之作中多于刀身有美观雕物,不过其并非出自其手之作,因为他的协力者中有专事雕物者。其中最为知名者,是初代晚年直至二代前半的雕物者记内知相。这一类雕物总称为越前雕或是记内雕。

  黑田如水和日光一文字等

  黑田如水,原名官兵卫孝高;小寺职隆之子。先仕于织田信长,但同尚不显贵的秀吉深交。后仕秀吉,以参谋身份屡立功勋。他参加了秀吉的中国攻略,高松城的攻落便受惠于其智略。

  天正18年的小田原征伐中以马迴众组头身份从军,在途中剃发将家业让与长政,自号如水。接下来如水同秀吉经深谋后,策划让北条家归顺的策略。起初如水的家臣井上之房前往北条氏家臣太田氏房处商议和睦之事,氏房大为赞同;但是在最后同氏政父子交谈后,氏政父子不愿从命降服。不过秀吉并不放弃和谈的打算,再次派出宇喜多秀家说服太田氏房。氏房便再次开始同如水的协商;如水和德川家康一同劝说归顺。在这一条条讲和的消息传来后,北条氏直将日光一文字太刀和白贝法螺、及镰仓幕府创立来的日记《东鉴》赠给了黑田如水,以劳其苦心。

  日光一文字太刀,《享保名物牒》中有“奉纳日光權現处,小田原北条早云氏长求得所持云云”,也就是说,氏长将日光二荒山之宝据为己有,不论是非均承神意——或者说是凭神明之意取之更好。当时的权力者,还抵抗不了一座神社的神官势力,到底要先求得神明之许可,长氏才能得到此刀。

  此太刀生茎无铭,长2尺2寸3分5厘,同同期太刀相比略短。镐造、庵栋、中锋猪首刃心,高腰反踏張姿,刀身略薄,仍不失为堂堂太刀。锻地小板目,地沸致密附着,乱映显立,重花丁子、蛙子丁子交汇,深匂,下半为小沸交入,成颇为华丽的造型。,然后表里烧入大腰刃等,确为镰仓中期一文字派最盛期之作,锥子股形生茎上无铭,匠名自是无从知晓了。

  日光一文字之号由来,前已说明。此太刀无配拵,倒是有那时一同受赠的桃山时代作、黑涂葡萄莳绘太刀箱传来。若是漆涂研究者,应该是能大致看出刀箱年代的。

  无论如何,日光一文字是一文字中最高杰作,几无可比肩之物呢。现被定为国宝,是如水后黑田家第一位的重宝。

  如水也是相当知名的爱刀家,三好家代传名物岩切海部氏吉刀,还有同在朝鲜之役中如水亲自斩断锚碇以行船所用的名物碇切祐定等等,均由同家传世。岩切也好碇切也罢,虽然对刀剑来说不算什么,但算作同作中的良品并不为过;除此两刀外,海部氏吉、长船祐定在《名物牒》中并无见载之物。

  更有意味的,是名物权藤薙刀。此刀在《名物牒》中,记为长2尺2寸,“末之高田精心打造。薙刀完美合规。”,作有“平镇教”铭,亦是无出其右之极品。此刀有金象嵌“権藤”。于是就有在朝鲜役中权藤某以此薙刀将扑向黑田如水的老虎斩杀的逸话。黑田家有这样的记载:“日向国宫崎城主高桥右近家臣权藤平左卫门者,素有武功。庆长五年,石田三成反乱时,城主右近为石田从党,处大垣城。因此权藤父子便担任宫崎留守。当时同国饫肥城主伊东丰后守祐隆意图加入家康公一方,却因患病而在大阪,子左京允祐庆代为执政,诸事皆求教先辈如水。于是如水遣家臣宫川半左卫门为检使,为祐庆发同石田的绝交信,并请求进攻宫崎城。祐庆许之,同年十月朔日清晨率兵攻城,权藤平左卫门同其子忠右卫门、长左卫门、八右卫门及城兵二百余人战死。当时,平左卫门于本丸外广庭同涌入的敌兵百余人奋战,只手凭此薙刀卷杀出中门外,杀敌劲卒十八人,沉静切腹。如水先前知晓平左卫门之勇名,而背着伊东家劝其降服,但平左卫门深晓忠节,直至城陷终不屈服。于是伊东氏便将右长刀为证送给检使宫川,并传达了落城的过程,以赠如水。

  之后,幼小的平左卫门之孙匿居日州山中,如水听闻此事后,便接来扶助,并让他做了家臣。”

  这是和虎退治完全相反的悲剧。自然,高田物名物中是无薙刀外作的。

  黑田家中同日光一文字齐名者,还有名物压切长谷部刀。此为信长爱刀,将茶坊主压切之话已前述,是秀吉从信长处得到,如水子长政又从秀吉处拜领之物,本阿弥光德作表侧“长谷部国重 本阿(花押)”,里侧“黑田筑前守”所持铭。

  此刀配金霰鲛豪华打刀拵,一说此为据长政喜好造于京都,有表题目、里瓢箪唐草文毛雕的精美信家护手,这可是有翻来覆去改修后完成之物的记载呢。然后从此也能看出昔时武将求道之心呢。此刀现也被定为国宝,同家传来。

  最后,黑田如水是热心的基督教徒;在禁教令下达前的庆长9年59岁病逝。

  池田三左卫门辉政和大包平等

  池田三左卫门辉政,继兄元助所领,于天正12年成为美浓国大垣城主,13年移住岐阜城,从秀吉处受领羽柴姓,人称羽柴岐阜侍从。

  小田原征伐后,领三河吉田城15万2千石,庆长5年关原合战中加入家康方立下战功,受领播磨。庆长18年50岁病殁。

  池田辉政是出名的爱刀家,同时也是鉴定家。《享保名物牒》中,载有池田来国光短刀、池田贞宗胁指等。池田来国光为鵜首造短刀,在江户时代由前田百万石家传来。来国光短刀着实是做工精良,现在被定位重要文化遗产,为生驹爱刀家渡边国武君秘藏之物。池田贞宗也是江户时代由前田家传来,先为京都富商莲池常知者所持,为本阿弥光二中介细川幽斋购得,接下来为池田三左卫门以金百枚买下,后献上二代将军德川秀忠,又由前田利常拜领。此刀战后出离同家,被定位重要文化遗产,现为大阪爱刀家田口仪之助爱藏。长1尺2分的平造小胁指,造型颇为完整、美观。

  池田家虽另有众多名刀,但其中尤为出众的是名物大包平。此刀是全长2尺9寸4分,广身幅高腰反,踏張姿的堂堂太刀。世间有此大包平是新太郎少将光政爱刀,由光政买入的说法。对此,熊泽蕃山对在太平年代,名臣应该购入爱刀,因此花费巨金求购名刀一事颇有意见,不过光政还是表示就求大包平一刀而购之。池据田家记录记载“在铠着初式上,此太刀配饰新太郎光政非常完美”,可推断此刀为三左卫门爱刀。此太刀放在现在,是说起刀剑来无人不知的大名刀,国宝中的国宝,作为日本刀横纲享有盛誉,《享保名物牒》中亦载有之,不过仅有“有铭,长二尺九寸四分、无代、表里樋,刀长而有此名”说明文。同其他的童子切、大典太、数珠丸、三日月、小乌等等大名物从室町时代开始的世传经纬基本都清除相比,单单大包平是对于池田三左卫门所持前之事完全不明。此事是相当不可解,在日本刀历史中也真是个例外呢。

  此刀有备前国包平作长铭;取名大包平,并不只是因为刀长,是因为它是包平最为完美、杰出的无出其右之作。小板目致密,地沸美观明亮,小乱互目交汇的刃纹精细,再加以其雄姿,确是健全无比。

  说来还有能让人惊异一下的呢,此刀长2尺9寸4分,装茎后长达4尺的太刀就会呈现眼前了。从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持者,四国松山高桥贞次君曾作大包平摹本,他求取了详细的尺寸及其他数据,计划根据这些来计算出刀的分量。不管会怎么样,对我等众人而言,应该会是至少500匁,最高700匁之物。结果测量结果不过是360匁。由普通的2尺3寸刀大体为220匁看来,这柄长身宽幅刀,可是相当轻捷呢。而高桥贞次君也在报告中说,以我等的锻造水准,是做不出500匁以下成品的;结果出来,此摹本为530匁。古名刀如此水准,不仅使用手感极好、还能做得如此轻便,这真是让人惊讶啊。

  说到重量,昭和30年时,东京日本桥白木屋举行了名刀展。展览室中陈列有加贺白山比咩神社社宝、真柄十郎左卫门爱刀太郎太刀,并举行请过往游客来估计此太刀的分量的活动,猜中者会有奖励。如果没有人准确命中,那么最接近者仍然可以获得奖励。太郎太刀是加州行光作,为全长1丈有余,刃厚3分5厘的大刀,初见感觉其分量一定轻不了,实际上是重1贯200匁。统计结果表明,大部分答案与正解相去甚远,基本没有2贯以下的,其中高的直达3贯500匁。初见感觉和实际结果还是有差异的。有这样一个笑话,说绵1贯和铁1贯哪个重呢?实际上,体积大的东西,人们都容易错以为会比较重呢。

  伊达政宗和黑坊切景秀等

  伊达政宗为奥州五十余郡之主,在仙台筑青叶城,拥有不可小视的势力。

  天正18年,24岁时便应太阁秀吉之召,远道而来参阵小田原。关原之战中加入东军,立有大功。政宗其人志向远大,有他派遣支仓常长前往罗马教廷,表面是表信仰基督教之意,实为刺探外国国情、国势强弱一说。

  文禄元年朝鲜战事中参与攻击蔚山并陷之。当时其佩刀为备前景秀之作。景秀为镰仓中期长船派刀工;虽传为长船派之祖光忠之弟,但并无确证。此太刀磨上,茎先端以细錾大书二字铭文,地铁质地极优,乱映显立,刃文为华丽的丁子乱纹。当然,此刀为伊达家传来刀中翘楚。长2尺4寸1分,已定为重要文化遗产。现为大阪爱刀家田口氏引以为傲的收藏。

  嗯,关于“黑坊切”这个异名,一说即为顾名思义,因斩黑人而的异名。不过据伊达家记载,是文禄朝鲜之役中在彼地斩杀猿猴而得名,“黑坊”一语指的是巨猿。想来可能就是无法忍受毛色深黑的巨猿出没阵中、乱搞破坏而一刀斩之吧,不过话说回来,猿啊猫啊之类的动物,得是剑技达人才能斩到呢。要真是斩杀了猿猴,要夸赞刀之精良,当然也要赞叹使用者的漂亮手腕。自然,景秀之作不仅是同作中出类拔萃者,说是长船刀工中屈指可数的名物也不为过。那么就是正宗因此太刀为杰出名刀,同时自豪于己之武技,于是就给此刀取名“黑坊切”了。

  关于伊达正宗,传有一段有趣的逸话。某时江户城中,某大名问道“陆奥守殿佩刀想必是正宗吧”,政宗则回答“那就佩上正宗来给你看看咯。”实际上并没有正宗胁指。政宗返回府邸翻箱倒柜寻找正宗胁指而不得,无计可施下便找来正宗刀修磨后伪装成胁指。

  这柄胁指直至战后都存于一大家,而且被切截的先端茎残余上还有正宗二字铭文。政宗为此胁指取名为“振りわけ髪”。关于此事,是出典《伊势物语》“くらべ来し振分髪も丈すぎぬ君ならずて誰かあぐべき”这一和歌,为“如此名刀,你以外谁来都修磨不成这样”之意。不过《伊势物语》之歌本为情歌,“あぐ”之言,为成年女子由处女成为非处女之事,结发一节,也是说结发后就终于成人了。

  振分发正宗的正宗铭文并不出众,于是被认定为新刀,应该是当时仿制之作。同时有“振发”异名胁指现有一柄存于吉川家。此为吉川元春从太阁秀吉处拜领之物,“振发”异名则是由细川幽斋所取。此胁指到底是相州上位作刀,技艺受世间首肯啊。

  此外,伊达政宗爱刀闻名之物,还有被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的备州国住人云次、内侧正和四年一〇月日在铭太刀。长2尺6寸,镐造、庵栋,为中直刃仕立逆足入的朴素造式,确实是坚固可靠之作,也是小田原之阵以来政宗每每佩用、武勋累累的太刀。

  名物大俱利迦罗广光也很出名。此为大磨上无铭刀。身幅广大、大锋,一见即为南北朝期典型作刀,原为3尺余的大刀,现被修磨至2尺2寸3分。得此别号,应该是因为指内侧仍残有大型俱利迦罗雕物吧。此作风虽同同期相州物并无差异,但是否为广光所作,还是有一定研究余地的。

  此亦为伊达政宗所好的强固太刀,战后移出同家,为东京爱刀家所秘藏。重要美术品。

  另外还有大和手搔包永太刀,此刀也被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经磨上,长2尺3寸1分,佩表茎先有堂堂的包永二字铭。为高镐、镐幅宽大的大和物独特造式,板目刃心流利,地沸厚集清亮,浅湾刃文、小沸附着,有砂流附扫端,多处有金筋激烈交叉,帽子扫端微反;此刀可视为本刀工的标本造式,同时也是同作中的逸品。此刀亦在终战后出离同家,经流转各地后,现为大阪爱刀家极田文治君所秘藏。

  现在有想附加一段,伊达家包雇刀工为山城大掾国包者。国包自称为大和保昌贞宗末流,为再兴先祖之风而努力。政宗素爱国包作,庆长末年命其上京,于京都名门越中守正俊门下就学。正俊出自三品之家,是造式作风上见多识广的刀工。元和元年大阪之阵开始时,国包曾归国锻刀,接下来又在同二年再度上京,完成三年修业后回国。宽永3年受领山城大掾。其作风沿袭了先祖之传,极度致密的柾目锻地、刃文长于开散直刃,有相当值得一看的作品。

  宽永13年伊达政宗去世后不久,国包剃发,称用惠仁泽。作刀便改为“用惠国宝”铭文为多,中为“山城大掾藤原用惠国包”,内为“庆安元年八月吉日”一类长铭。由传闻言,国包于正保2年(1645)隐居,将家门让与二代山城大掾国包。而且由前述知其在3年后仍有作刀,这只能是他在隐居后仍未放下本行吧。宽文4年73岁去世。

  三代之后并未受领二代山城守国包之名,三代作刀也为只铭“源次郎国包”之物。直至末代国包,众人均继承初代风格,柾目锻地上大部直刃,只是技艺等而下之。

  初代还有刻“奥州国分若林作”之作,国分若林为现仙台市一部。初代作刀中还有因刻有九曜纹,而被伊达政宗赏赐之作。

  奥平信昌的大般若长光和一文字太刀

  奥平信昌通称九八郎,初名定昌,贞能长子。原为武田信玄家臣,不过在信玄没后因同胜赖不合,和父亲一同出奔仕于德川家。因震怒的胜赖将信昌妻子处以磔刑,所以家康将长女嫁给他,并分配长篠城给他守卫。

  天正3年(1575)2月,武田胜赖亲率2万大军攻向长篠城。在信昌奋力抵抗下,胜赖在进攻同时,受到了兵粮攻,粮道断绝了。信昌在战中亦实力大损,便急速派人向德川家康本据滨松城告急,请求援兵。不过长篠城被数十重军队围得水泄不通,插翅也难飞。信昌忖思恐无人可担任使者之任时,鸟居强右卫门胜高出列,请求担当使者。

  胜高平安地到达了滨松城完成了告急任务,却在返程中被武田军捕获。于是便应诺了胜赖令其向城中喊话,说织德联军无法尽速来援,早早投降一事。胜高在被带到城门前时,却对城中高呼织德联军不到三日,必会来援,大家一定要竭尽全力。武田军大为愤怒,于是就在城兵面前将胜高处以磔刑。只是织德联军不久后便抵达战场,另一面信昌也呼应联军开门突击,成功地挟击武田军而获得大胜,胜赖仅以身免、逃归甲州。

  此后甲州军一蹶不振,最后以天正10年武田家灭亡而告终,这都是因为长篠的败战啊。

  本年8月,奥平信昌偕酒井忠次前往岐阜城访问信长,并表示对长篠之战中援军的谢意。信长称赞了信昌的武功,赐其“信”字,从此便改定昌之名,以信昌行世。又因其骁勇绝伦之战姿堪为武者典范,还赐予其“武者助”之通称。当时还有各式赠物,其中为首的就是备前福冈一文字太刀。

  此太刀长2尺3寸4分,镐造、庵栋、广身幅,高腰反踏張姿,板目肌细密锻就,鲜明丁子映文,刃文为沸交以华丽丁子乱,其上足叶美观,乱込帽子为烧诘风格,颇有强力之感。两侧有精巧的搔流棒樋槽,生茎,表侧有太錾“一”字。

  很明显,“一”字在铭物,镰仓初期直至南北朝期间数十刀工皆有作品。虽然大部分确切姓名不明,这一派的作品还是被称为“一文字派”,细分下来,镰仓初期直到末期兴盛的福冈一文字派、镰仓中期以后直至南北朝时期活跃的吉冈一文字派最为有名,其他有居备前片山的片山一文字派,岩户庄住的岩户一文字派等等。

  此太刀为镰仓中期福冈一文字派最盛期的同派刀工所作,地刃造型完全可为为同时代同派的代表作,同时还加以此地刃保存完整。现被定为国宝,为沼津爱刀家矢部利夫君秘藏。

  作为长篠之战中家康给予信昌的奖赏,有室町时代以来的名物大般若长光太刀。

  此太刀长2尺4寸3分,镐造、庵栋、广身幅,有9分6厘的高腰反,踏張姿,刀锋中锋猪首,初见为镰仓中期的堂堂太刀姿,这是不输于父亲光忠之物呢。锻地板目肌严整,乱映显立,刃文为华丽大丁子乱、深匂、足纹优美,各处附金筋等,也是近于父亲的作风。表里雕以棒樋槽,丸形护手。生茎,护手下棟寄处有二字铭文,茎先段有一文字削切。

  长光作中这般豪壮华丽的造式相对较少,因此此太刀从以前开始,就是作为同作中的最高杰作而知名。室町时代,此刀为代付600贯的高价物。所谓代付,倒不一定非要以此价值卖出才行,只是可以认为是有此价值的品物,是作为品质标准之一的。600贯以银算,以江户时代的金银换算标准,银百贯代金五枚。金五枚说法,当然是等同大判一枚,金的质量一般是有42、3匁。因此,在今天大约是等同于12万円。不过对于室町时代,其通货价值还是不太清楚呢。600贯换算大判金,为30枚,一两判就值300两了。此代付,在当时可是破格的高价,天正19年(1591)年的奥书刀剑卷“诸国锻冶代付事”一条中,宗近、吉光、国纲、行平为最高百贯;接下来举有50贯的正宗等,其子贞宗30贯亦可从中了解。又备前国住长船忠光长2尺2寸,纪年延德二年八月日的刀,有“代千疋”切付铭。还有,同样的长船胜光短刀有“代一贯文”,另外还有值5贯文之物。

  不论“疋”“文”,都是钱单位,钱一疋值25文,所以千疋就是2万5千文。此刀也是光忠同作中的杰出作品,想来在当时,这应该是相当高级的刀剑了。一贯文为千文。

  大般若之异名,是取其惊天高价同大般若经600卷字音相通,还真是诙谐的取名呢。此太刀和前述的一文字太刀同由信昌之子,后为家康养子的武藏国忍城主松平忠明传来,后为同家重宝传世。大正年间被卖出,后为一代爱刀家、已过世的伊东己代治伯所秘藏。其逝世后过了数年,为帝室博物馆购入。昭和14年,其买入价格是5万円。这在那时也是拔群的高价。现在此刀被定为国宝,由国立博物馆保存。

  信长对于非家臣的奥平信昌给予如此恩赏,基本是少有此事的;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德川家老臣酒井忠次。在天正10年3月武田家灭亡后,暂住于其居城三河吉田城时赠予了其备前真光太刀。从此看来,奥平信昌的长篠笼城的意义可不是一般地大,不由想起得是如何的功勋才能配上如此刀剑呢。

  井伊直政和备前国宗、伯耆国宗等

  井伊直政为今川氏真麾下武士直亲之子。因直亲有谋反嫌疑而被氏真所杀,直政便逃匿就食于他家。后来家康发掘出他并将其召为家臣。此后他被称为德川四天王,历任兵部少辅、侍从,关原之战后受封近江佐和山城18万石。直政在关原之战追击撤退的岛津军时,被铁炮击中右腕;因此此后行动不能。相传与四天王中的本多平八郎忠胜历战未尝负伤相反,直政是满身疮痍。庆长7年,42岁时便病死。

  战国武将中最后无法重返战场者,也是罕有长寿者。

  井伊直政爱刀为备前三郎国宗太刀。长2尺3寸1分,镐造、庵栋、略细身、高腰反,锻地小板目,地沸附着,护手下棟寄处以小振作二字铭文。

  国宗的二代目其他作品中亦有正和纪年作品,造型和其他太刀相比略微简单了。不过就算是说其简单,也确是展示了时代风貌,颇有气质。当下作为二代国宗作刀传来的有名为仲原国宗之刀。此刀上可见嘉历、元德等年号,仲原又可解为中原,这是备前中原,而非三河中原。这样就可能和二代国宗为同一人物了。

  此太刀原为井伊直政在供奉先祖的井伊家家庙、也可以说是井伊神社中奉纳,以为神体祭拜的,战后此神社废弃,又返回了井伊家。据古神社保护法,在大正11年被定为国宝,现仅被认定为重要文化遗产。

  此外,井伊家另有一柄国宗在铭的生茎太刀,在战后被新认定为重要文化遗产。虽同为国宗铭,不过这不是备前三郎,而是平安末期的伯耆国宗。此物和备前三郎作相比,年代更久远,自然地刃造型相异,全部铭振均显圆滑,和备前三郎楞角分明的作工也有别。

  锻地板目,地肌较清显,刃心地沸附着,地景汇入。刃文直刃调以小乱交错,匂口沉心,小沸附着,砂流、金筋写入,帽子也是乱込小丸返,扫部沸纹等处颇显古韵。

  以井伊家的家格来看,应该还有不少各种式样的名刀,不过直政时代之物少有传来。也应该是其英年早逝的原因,足以称为名刀的刀剑还未及入手吧。

  本多忠胜和桑名江、蜻蛉切

  本多平八郎忠胜为三河人,少年时便仕于德川家康,名列德川四天王之一。是从天文23年13岁时大高之役中初阵,直到庆长15年10月、以63岁之龄病故期间参与大小战斗57回,未曾一败且不负一伤的豪勇之士。

  元龙3年,武田信玄大举进攻德川军,攻陷建良、饭田等城,聚兵于袋井、见附。家康准备防战,并做好了决一死战的觉悟,但是忠胜以彼我军势异同、地利得失论道,进谏家康作战乃无谋之举;于是家康终于率兵撤退。然后,忠胜作为殿军奋勇作战,达成使命。

  撤退途中,家康驻军以待忠胜;当忠胜撤退归来,看见他平安无事时,家康盛赞其功,说了“今天要是没你忠胜,我军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了”一番话以示谢意。当时,有“家康不配拥有之物有二,唐冠兜和本多平八。”这样的赞誉呢。

  天正12年小牧长久手之战中,忠胜之活跃令秀吉胆寒不止。忠胜率配下五百骑,骑乘栗毛驹,戴鹿角前立兜,执名枪蜻蛉切,从容地同秀吉3万大军周旋并监视其动向,一步不离。途中,看见忠胜骑马入河,悠然饮马之姿,秀吉认为“这三五百的小部队严正堂堂地行动,实在是令人感佩。要是我的3万大军一拥而上,这无异于以卵击石。德川家康拥有优秀的家臣。”,也对忠胜武勇赞不绝口的传说。

  蜻蛉切之枪,是伊势国桑名刀工藤原正真作,此名之由来,是因其为被称为“大笹穗”的巨枪,并且在某次蜻蛉飞来,停落触到枪之穗先时便被一切为二而得此名。在江户时代,此枪同日本号、御手杵并称为“天下三枪”。

  战后,此枪出离本多家,现为静冈县沼津爱刀家矢部君秘藏。前日,我有为名枪蜻蛉切作小词若干,尚未谱曲。现将拙作绍介于此,博读者一笑以为兴吧。

  一、大空晴れて槍の穗に 蜻蛉の触れ真っ二つ

  勢州藤原正真が 鍛え上げたる大笹穂

  天下三槍人ぞ知る 名付けて本多の蜻蛉切

  二、小牧の山の戦に 本多平八三河武士

  豊公率いる大軍を 槍一筋におさえては

  三百年の泰平や 誉は高し蜻蛉切

  秀吉在小田原攻略后继续前进驻兵于宇都宫之际,在某日召来本多忠胜,将一领铠甲赠予他,并有“这是过去源义经家臣佐藤忠信着用之物。现今日本之内能同大忠臣忠信相比的唯有忠胜一人。因此将此铠赠予你”一番话,古今唯有忠胜得到了如此赞誉呢。此铠甲的去向现尚不明。另外,忠胜也在秀吉奏请下,就任从五位下中务大辅;但是坚辞了丰臣姓受领。

  关原之战后,领伊势桑名城,得封15万石。于庆长15年63岁时病殁。

  本多家传至后世的有多种多样的名刀。不过其中无可鉴为忠胜之物,多为其身后作。

  其中较为有名的,有名物盐川来国光短刀、名物桑名江之刀、重美备前一文字吉房太刀、同作无铭光忠刀、本多忠为所持铭的重美无铭兼光刀、同作无铭长义刀、重美片山则房小太刀等传来。其中的本多忠为所持铭的备州长船景光太刀在某时开始由伊予西条松平家传来。

  其中的盐川来,是近江盐川某所持物;后几经辗转后至本多家并传之现今,但这也不是忠胜时代之物。

  桑名江被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现在和前述的盐川来同为神奈川县爱刀家宫崎富次郎君爱藏。长2尺2寸9分,镐造、庵栋,身幅、刀锋皆寻常,锻地小板目、刃心处稍杂有柾目,地沸厚,地景精致,小湾互目交汇的刃文深匂,小沸清亮,各处金筋闪跃。帽子为此刀工独特的圆形、先端打平为片状。在大磨上的刀茎上,有金象嵌“义宏 本阿(花押)”,内侧为“本多美浓守所持”,这是仕于秀吉家的本阿弥家第一等的鉴定师光德刻鉴定铭之物,真不愧为和稻叶江、富田江并称的名刀,乡之义宏的代表作之一。

  义宏为住越中国松仓乡,所以被称为“乡之义宏”或单以“乡”呼之。桃山时代以来,“乡”字和“江”字读音相通,所以多有用“江”字。以相州正宗十哲而闻名。是江户时代中,同粟田口吉光、正宗并称的顶级珍贵宝物。

  江户时代开始,有“妖鬼见不得江”一谚,这里可是绝不能抛开义宏的存在呢。一般的说法,这也表示为最终未能御目见得之物之意。虽然义宏如此地有名,其作刀却是现存甚少,相传这是和他早亡有关系。当然,其在铭作刀不仅现在是一本不存,过去也是没有的——室町时代以来的古刀剑押型中全无记载。

  本多美浓守者,为忠胜子忠政,关于他入手此名刀一节,本多家有如下记录。

  “此刀为本多美浓守忠政于鹰猎时休憩于某乡民家。其屋内荒草遮蔽下,供奉有一刀。忠政问家主如此之缘由。家主答道,是过去我家传来的灵刀,所以要清静供奉。忠政求得一览后,发现颇为锋锐。忠政固请求得,以金若干与之。得后取名为桑名乡云云。”

  当然,此时忠政已继父忠胜地位为桑名城主。

  酒井左卫门尉忠次及其爱刀

  酒井左卫门尉忠次为三河人,仕于德川家康,同井伊、本多、榊原并称为德川四天王,三方原合战中表现出众,并有“酒井的太鼓”这一有名计策。野史中还有“忠次为德川霸业元勋,智谋武略无出其右者。娶家康姐光树夫人,深受信赖,专以军国要务委之云云。”这样的记载,这样其为人也就大略了解了。

  因此,信长亦因其德川家重臣身份而对其相当敬重。天正3年长篠之战战胜后,忠次领家康之命前往信长处以答谢援军时,为奖励忠次之功勋,信长赠予了信国薙刀;天正10年3月,织德联合军击破武田胜赖、灭亡武田家后,信长还特意造访酒井忠次居城三河吉田城。忠次欣喜异常,在欢迎信长置办的酒宴上,特意起立表演了一段摸鱼舞。此举甚合信长之意,又将备前真光太刀作为了赠礼。当然,忠次并不是只凭助酒兴舞而被称道的,他当然也是武田征伐中立有重大军功者,据传闻,偕同此太刀的还有“金二十两下赐”。

  真光传为备前长船长光弟子,其现存有铭太刀极少,推断来,应是其为长光代作者之一的缘故,这也是因为其技巧在一门中为优吧。此太刀是长2尺5寸4分、镐造、庵栋,反9分高腰反的踏張造,猪首锋的堂堂太刀,锻地小板目细密、地沸附着,映文虽少,也有刃文深烧、丁子小互目交汇之纹路,内侧纹路则更加华丽。生茎,有真光二字铭文。

  此太刀配有金梨子地系卷太刀拵,总金具赤铜鱼子地上以金文散饰五三桐纹。此拵保存完整,因为信长所令制,且有天正10年拜领的明晰年代记载,这对于刀装史来说,也是极其贵重的史料啊。真光被指定为国宝时,此拵也以附属物受指定了。

  忠次虽对此感激不尽,但也对信长这收买人心的举动早有所察。天正3年从信长处得到的信国枪,于战后遗失了,真是相当遗憾。说到爱枪之逸话,忠次有枪被称为“瓶通御枪”。这是因某次忠次追击逃敌时,敌兵躲到了大水瓶后藏匿;忠次以此枪连瓶带人一齐刺穿,因而得此名。其为平三角之枪、长7寸余,记为平安城吉房所作。

  同时,可以佐证其枪相当有名的,有江户时代、刻有“摸酒井左卫门尉瓶通枪”诸般铭文的枪数柄。现在仍保存于酒井家;这样,瓶通枪为名枪一事应无异议了。

  忠次爱刀中,现存最为贵重一柄为古备前派信房太刀。其为长2尺5寸1分,镐造、庵栋、细身的太刀,高腰反,颇显品质。单从太刀姿判定,即可看出为平安时代之作。小板目锻地、小乱刃文均颇具古韵,绝非凡工之手。生茎,有“信房作”三字铭文。

  信房为平安时代古备前派刀工,镰仓初期一文字派中亦有同名者,作风、铭振诸点也无不同,区分两者可是相当困难。不过由此太刀的铭振、作风,判断其为古备前派作品还是可行的。而且在现存同名太刀中,这也可以算是造型美观古雅的。

  此太刀配有金梨子地葵纹散饰的太刀拵。这是累积军功,从家康处拜领的,可是相当气派呢。在国宝指定时,拵也附属上了。

  还有一点有趣的事,播州姬路藩主酒井雅乐头家有一小振在铭信房作太刀,另外若州小滨酒井家也有同名太刀传来;稀少的信房作似乎是同酒井家有什么奇妙的因缘呢。

  此外,到了忠次子忠胜的时代,其在参勤交代时必佩用的一刀,是无铭古三原作。这也是自父忠胜以来之物,虽然直刃有素雅的造型,但到底是强势的作刀,这也是镰仓末期古三原派典型的作品。

  衣冠着用时佩戴的卫府太刀,是以“のみ長光”名传世的备前长光太刀。此刀只有“光”一字,正中棒颇长。光字第一画的点写得很长,“长光”也真是洒脱啊——只是现在还不能确定此刀就是长船长光作。只是所谓的卫府太刀,是公卿装饰用的太刀,也是大名根据官位佩用的仪式太刀;所以刀身漂亮的作品基本是没有。忠胜的“のみ長光”,可算是里面刀身美观者了。卫府太刀拵是黑漆樋螺钿、赤铜鱼子地,散饰剑酢浆草定纹的朴素刀拵。

  最后再补充一下,秀吉亦深信赖忠次,在小牧山长久手合战后,赐予了他近江国千石的田宅,号为樱井居。忠次于天正16年隐居入道,号一智;庆长元年10月没于京都,享年70岁。

  榊原康政和来国行

  榊原康政为家康股肱臣子之一。最初隶属酒井忠尚守上野城,后成为家康近侍并从家康处受领“康”字,而得名康政。

  永禄6年进攻一向门徒时,康政虽仅有16之龄,却奋勇立下了先登之功,后渐渐立下重重武勋,在天正12年小牧山之战中,在长久手击溃秀吉军,并乘胜直追击破了堀秀政军。

  天正14年,秀吉同家康和睦,将其妹与家康联姻;当时,被家康派往京都的使者就是榊原康政。那时,秀吉曾拜访康政所居旅宿,执康政之手尽情地畅述先年的长久手之战。自己也是想把康政捉住以如愿报复一下。不过现在已是这样再会了,以前那些愤怒仇怨也只好放一边了。不过话虽如此,我仍要感谢你的精诚忠信。还有,以后要作为契约使者,没有官位可是很不好的,为你奏请就任从五位式部大辅。

  小田原征伐中作为秀吉军先锋奋战,从而得封馆林城10万石。

  关原之战中,康政随秀忠从中仙道进军关原,不过延误了时间,在胜败已决后才赶到。家康盛怒于秀忠迟到,以至三日不见他。康政向家康哭诉阐明迟到理由并拼命谢罪,家康方转变态度接见秀忠;秀忠上报了中仙道战局,家康也说明了关原战阵的情况,此事终得平安解决。在当时,秀忠亲笔书写了感状赠予康政。

  庆长8年,康政卧病于馆林时,秀忠同酒井忠世、土井利胜二老臣携医师来亲自探望慰问。只是在当年5月,康政还是故去了,时年59岁。将军秀忠痛惜其病故以至流泪。这就是君臣间可靠的羁绊啊。

  康政,世间以德川四天王之一称之,其爱刀中有来国行太刀,被指定为重要美术品。

  国行为居于山城国京的“来派”统领。此派在系图上虽是以国吉为宗,但在刀剑书上却不以其为刀锻冶;当然,其作刀也是不见现存的。

  国行刀,有传统的细身雅致的太刀造型之物,和展示时代风貌的宽身幅豪刀两种风格。康政佩刀属前者,镐造、庵栋、磨上高腰反,锻地板目肌、有地沸,沸出丁子刃文齐整、足叶烧入等等,纹路十分丰富。

  此太刀无配拵,仅有白鞘;装袋上书有“不动国行御太刀”字样。这当然并非康政时物,是以后书写之物;不过这也应该就是榊原家一直以来称呼之的方式吧。

  不动国行是在表侧腰元处有漂亮不动浮雕之太刀,是从信长开始,经光秀、秀吉、家康传来之宝。因此世上有名的来国行作,都有被称为不动国行呢。

  怀念康政的好资料中,还有石田贞宗短刀。不过此刀业已记述,在此就略过了。

  尾张义直和物吉贞宗等

  德川义直为家康第九子,母为相应院志水氏,生于庆长5年。幼名五郎太。因在庆长8年、年仅4岁时便受领甲斐24万石,国事由平岩亲吉执掌。

  庆长12年移居尾张清州城领62万石,同14年,移往新筑的名古屋城。接下来,于宽永3年为权大纳言至从二位,庆长5年51岁没。

  当时,战乱渐平,但诸大名皆不怠武备。此时义直尊崇儒教,修建圣庙、行释典、亦多有听经。如此大力地推行文教之举,在当时是相当引人注目。不久尾张家的施政方针便被诸国大名们采纳。这样下来,诸大名的工作重心便渐由武力转向文化方面了——这应该就是家康的意图吧,义直可以说是家康遗志的继承者了。

  如前述所言,尾州家在元和元年大阪落城后,曾将大量大阪名刀御物运回来;此外义直仍有为数不少的收藏。

  义直爱刀中有名物物吉贞宗短刀。《享保名物牒》中记其长1尺9分半,代金3千贯,附说明“表里锹型,剑梵字,有莲华。家康公秘藏物,时常配之出行,因其切用时均称意,故取名为物吉。殿下过世时,尾张大纳言御殿袋(母亲)常陪侍左右之故,得以取出而进献给大纳言殿下。”现被定为重要文化遗产,为黎明会之宝。平造、三栋、浅先反,锻地小板目上地沸清亮,地景亦有汤走纹路。浅小湾刃文上小沸美观,砂流、金筋诸纹交汇,做工精致。原生茎无铭,先端修为浅剑形,这一点也符合贞宗的惯例。

  剑身表里的雕物确切说来,从上开始,为梵字、莲台、锹形、三钴剑重叠雕形,这也是自新藤五国光以来的相州作常见、而贞宗最为常用的雕法。

  贞宗别称彦四郎,世传为相州正宗弟子、后成为其养子,活跃在镰仓末期至南北朝期间的名工。只是因其作品中无在铭物,而需要从他项中来证明。

  另,由《名物牒》之解说,这“物吉”就是因使用顺手好用而取“好物”之意了吧。只是,尾张家九代宗睦时,家臣松平君山、久野彦八郎受命撰写了《物吉记》一书,在这一书里对物吉有“犹言百事吉祥者。”之说明;另外《续岩渊》一书中,有“何事皆遂所愿”而取名之记载。

  那么从这些资料来看,比起“ものよし”的读法,“物吉”读成“ものきち”更好呢。

  《三河战记》等书中,也有此短刀是家康在战场上指点江山,百战百胜的吉剑的说法。

  这样经纬繁杂考究的短刀,确实是该留存在将军家的东西啊。二代光友等人,也有“如此之物,尾张家得之真是不易。本不是其应得之物呢。”这样的话留下来。之所以成此,大概是因志水加贺守宗清女、被称为龟之方的义直生母,在家康卧病骏府之时,以同居陪侍的有利条件取得的吧。

  对尾张家来说,这就如同三神器般重要,也是义直以后的当主一直近身看护之物。

  其他的骏河御分物——也就是家康的遗产分配的到宝物中,也有前述的庖丁正宗短刀,原来也可能是秀吉所藏。此外重美无铭兼永刀也是骏河御分物之一,为因居于京五条、而被称为五条兼永的刀工之作。

  纪州赖宣和分部志津、江雪左文字等

  纪州德川赖宣为家康十子,母为正木赖忠女;生于庆长7年3月。翌年受封常陆水户20万石,名赖将或赖信,后改为赖宣。

  庆长14年领骏河、远江、三河中50万石,参加了大阪冬夏之阵。夏之阵之时,有这样一段逸话。

  当时赖宣时年十四,家康已看出其非常人,具有武将之器,另外又考虑到他极度好强,便故意把赖宣安排在后方阵地。得知开战的赖宣虽竭力尽速奔赴战区,但仍未赶上战斗。

  在前往家康本阵拜谒父亲时,家康摸着赖宣的头说:“真是遗憾呢,没机会取到敌人的首级啊。”赖宣落下眼泪,遗憾地答道:“父亲特意把我安排在后阵,到底没赶上战斗,真是没有比这更遗憾的了。”

  侍从松平正纲劝解道:“殿下还很年轻呢,所以今后肯定还有立功的机会。不要将今日之事放在心上。”赖宣却斥责道:“说什么呢,正纲!即使今后再有战斗,我的十四岁会再来么!”听闻此事的家康大喜,“你这番话,可是胜过一番首的呢”。

  元和5年移住纪州和歌山城,领55万5千石,宽永3年8月升任权大纳言,宽文11年正月70岁没。通称南龙公。

  南龙公赖宣爱刀中,最为知名者为名物分部志津刀。

  此刀昭和17年定为国宝,现为重要文化遗产。纪州家最为珍视此刀——至战后仅保存有此刀。现为爱刀家渡边国武君秘藏。

  《名物牒》中,仅有“長二尺三寸三分、千五百貫代付、由来不知。出分部殿御家。慶安年多次研究”记载,不过还是可以得知,此为大

  磨上无铭刀,反6分5厘,镐造、庵栋、中锋。锻地小板目,地沸厚集,稍有荒目沸纹,地斑交入,刃文华丽大丁子乱交以互目,匂口缔结,刃心附清亮小沸,足入、飞烧、亦可见金筋等纹。帽子乱込,刃心锐化;先端扫型略长返,表里侧血槽为搔樋。

  无须赘言,作为划时代的正宗十哲之一,其在作风方面是得积极风评的,此刀也确是能当此盛誉之作。

  兼氏在铭物中,此等华丽实属罕见。但是既为名刀,只要保存完好就很令人欣慰了。此外,此刀还有黑涂鞘、熏革卷、铁丸形、配车透刀镡此刀打刀拵两口。其中之一为家康所喜用之物,另一为赖宣作,同家康拵分毫不差。这应该是担心家康佩刀拵破损,而自己以此为模版另作的吧。

  只是,要是先前不知道这两拵哪个对哪个,想把它们区别开都是难事呢。它们可是有如此相像啊。

  以前——嘛,说来就有点跑题了。确切是昭和3年时,纪州家召开拍卖会。当时,一竞标物的出场,让整个会场都热闹了起来,这就是江雪左文字太刀。在那时,此刀的底价就是3万几千円,震到在场诸人 ;在战前的拍卖会上,这就是日本刀的顶价了。此左文字太刀,是昭和8年的旧国宝,战后同其他国宝同样被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接下来在昭和26年被新定为国宝。

  虽经修磨,仍有2尺5寸8分4厘的长度,反9分高,镐造、丸栋、中锋略延之做工,表现了其时代。锻地小板目肌,地沸厚,入地景多处飞烧,而且明亮清澄,有分外爽利之感。

  刃文小湾互目,小乱等交汇,总体匂极深,小沸附着,有砂流,匂口亦很明亮、帽子乱込尖刃心,表里侧均有棒樋槽。区上丸留形,不过这是后刻的。磨上处理的先端棟寄上,有“筑州住左”铭文。

  “左”相传为左卫门三郎之略称,是非暂且不论。一般都是表侧“左”内侧“筑州住”的。不过,这又有关于短刀的一点,太刀有铭作应是除此外别无他物。因此要是看到有銘太刀,一般是要谨慎地应接之呢。毕竟有“此非正作”这个想法作祟啊。

  “江雪”之名,是由此太刀原为北条氏直家臣冈野江雪斋嗣成之爱刀而来。到家康手中之具体经纬不明,不过确是家康赠纪州赖宣之物。此刀亦有传为家康佩戴的骏河鲛刀鞘,涂黑漆并修磨为打刀,柄以绀革卷制,以圆形薄铁制为板金无地刀镡。

  看到这样的刀拵,也就能察觉家康简朴的性格了。

  水户赖房和儿手柏包永

  水户赖房为家康11子,和赖宣同母正木氏阿万之方,生于庆长8年,成为太田氏阿梶之方养子。庆长11年4岁时便受领常陆下妻城10万石。14年移往水户城25万石,后加增至28万石。大阪冬之阵中留守骏府城,翌年夏之阵出阵。宽永三年就任从三位权中纳言。于宽文元年7月,59岁时病殁。

  其人和兄长赖宣稍有别,聪敏过人;光圀为其子。号威公。

  原先水户家中也存有相当数量的名刀,不过先是售出了一部分,后又在大正12年的关东大震中遭受火灾,基本损失殆尽。

  自古以来的赖房爱刀中名气最响的,是名物儿手柏包永太刀。

  包永为镰仓末期大和手搔派巨匠。手搔派之名是由居于东大寺天盖门前而来的,现在在奈良市町中仍留有包永町。

  大和作刀自平安末期至镰仓时代一直保持繁盛,不过名工则是在镰仓中期以后才多见,然后自古以来,大和分为五派。渊源最久远者千手院一派亦是在东大寺附近的千手院一带的刀工群体,只是见于文献者极少。其他的,有当麻派、保昌派、手搔派、尻悬派,都有较多作品存世,不过少有在铭物。

  在此中最出名、做工也最优秀的就是包永。大和物共通之特色,为其造式高镐、镐幅宽广,锻地板目流化成柾目样,地沸强,刃文以直刃为主调杂以互目,沸纹开绽,有金筋,物打广烧幅、刃文华丽,

  《名物牒》中,记载为“长度二尺二寸八分,无代”,注文“幽斋老所持。传于息玄番殿。家康公以五百贯求购得。带表直刃、带里乱刃。带里中心先端有铭。镐上磨上有兵部大辅异名儿手柏,平地上有天正二年三月十三日。儿手柏异于柏,颇类少年之手。此木大和奈良坂有。轻风掠过,就像手翻覆拍打。依其表里造式翻替而有此名。万叶集十六卷十九丁目,行文太夫

  ‘奈良山子手柏,左右两面友倭人。’”

  就是说,此刀表里造型相异,就像儿手柏一样。赖房从家康处拜领此刀以为重宝。

  另,名物香西长光小太刀亦和儿手柏一同消于震灾。儿手柏经再刃后现存,香西长光则因受烧过重而不存。

  水户家从将军家受赠了名物鉋切长光,从尾张家则得到了守家有铭太刀为受震灾的慰问,此两刀现在一同被定为重要美术品,为水户家家宝——当然这和赖房是无关了。

  东乡元帅和吉房军刀

  东乡平八郎是鹿儿岛人,在日俄日本海海战中建立了不朽之名。

  当时尚为东宫的大正天皇特意派遣随侍武官到战场,将海军长剑军装和崭新一刀下赐给联合舰队司令官东乡大将,并下旨“此战攸关日本兴衰”,以励全军。

  在日本海大海战中,挺立在枪林弹雨下的旗舰三笠舰头的大将左手持我的长剑,也是恩赐宝刀的,是备前福冈一文字吉房作。

  以“皇国兴衰在此一举,全军务要努力奋战”为令以励全军的大将,肯定对此刀发下必溃强敌的誓言了吧。

  吉房,是福冈一文字派最盛期——镰仓中期纷华群杰中,擅长豪壮华丽风格者。此刀在同作中,相比不显豪壮,元幅8分、先幅6分5厘,略显细身,丁子乱烧刃不见华丽。 长短上,进行了大修磨改成2尺1分,反5分的合手海军长剑,并作额铭“吉房”。

  昭和10年4月据国宝保存法,此刀附上了海军长剑拵被定为国宝。除了此刀水准优秀外,更是包含了纪念那一段光辉历史的意味。

  东乡大将在建立殊勋凯旋归来后,想必应是将此刀珍藏了。

  当时居于东京芝的研磨师石川周八宅中,有其貌不扬者携一刀来访,求见主人以提出修磨请求。当时负责接待的弟子发觉此人和绘画、照片中见到的东乡大将很像,认为是大将亲自来造访研磨师之处了,便前去告知主人去接待。周八责怪了门徒“说什么胡话呢”,但是到玄

  关前,听到东乡报上名号时,不禁大惊。

  元帅的委托,是吉房刀上因为一时脱鞘而稍有锈迹,希望能够尽快用心修磨一下。而且还有“听说阁下是当代修研名人而特意来访”之附言。

  元帅赋予此刀的精神、优雅的态度及得知己的愉悦之情,使周八深受感动,便精心修磨了此刀。

  此军刀二战后离开了东乡家,一时间为重宗雄三氏秘藏,最后因为是东乡神社之宝而割爱赠出了,这种事情我是完全做不到啊。不管怎样,就算是名刀吉房,也会因物得其所而感愉悦吧。

浙ICP备18023052号-1 浙公网安备33110202000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