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龙泉剑
龙泉剑
汉剑
唐剑
龙泉刀
清官刀
牛尾刀
环首刀
唐刀
栏目3
栏目3
栏目4
栏目4
栏目5
栏目5
栏目6
栏目6

沐火五百次的冷艳神器——马来克力士

2020-02-20 19:33:47 作者:张媛 来源:百兵(BaiBingZ)斋互联网收集

  兴盛于13世纪满者伯夷王国的马来克力士,完全出自制刃师的手工铸造,它的“帕莫”花纹独特神秘而又冷艳华贵,剑柄工艺精美锋刃异常锐利。现在它们大多数只作为陈列品出现在博物馆里,或者守护在少数传说中的拥有者身旁。

  在马来诸族冷兵器鼎盛的时代,一种工艺独道的糙面焊接花纹刃,以造型诡辣奇异、装裱精美绝伦成为疆场上冷艳的征服者。它的刀身坚韧,其锻造方式一直不得世人尽知,是汇集了那个年代铸剑匠师们卓绝的灵性,与数代纯正马来群岛工艺匠师们心血凝炼的刀剑瑰宝。在十八世纪荷兰与爪哇的无数次战役中,这种被称为马来克力士剑的神器经常将荷兰士兵的火枪钢管一劈而断。如此犀利是因为传统的马来克力士剑纯以陨铁打造,陨铁中的镍物质可以令刀身钢劲不易碎折,并在刀身表面形成陨铁剑独有的叶脉花纹。

  和许多古老民族一样,马来人最先认识的铁也是从天而降的陨铁,陨铁相对稀少难求,这使以其为坯材而制成的马来克力士价高名显。古时的马来平民百姓若拣到陨铁,必须上交各地亲王而归王室所有,工匠平时也不可以有存铁,制剑时须向王室求购,获准后方可开炉动工。制造马来克力士的工艺极为精细,一把贵族或王室所用的马来克力士剑,仅反复锤锻入火一道工序就要重复上百次之多,整剑的制造更需多种工匠合力完成,冶铁、利刃、淬火、磨砺、装饰等,往往费时数月。马来语尊称这群工匠为:制柄者、制鞘者、金匠、银匠、铜匠、漆匠、画匠、料匠等,各类工匠中以铁匠地位最高,谓群匠之首被尊奉为“安普”,安普除专为王室制作兵器外,也为其他人工作,这时人们尊称他们为“邦台”。他们享有种种特权,有的安普死后甚至获得与王族同葬的殊荣。安普之职父子相传,其手工技艺绝不可为外人所知,世人所知的仅是他们通过一座火炉、一台铁砧、一把铁剪及数把锤锉让陨铁变成克力士剑器手工艺的部分剪影。

  最初的马来克力士总长只有10厘米至20厘米左右,刃与把手一体铸造,把手被制作成向前鞠躬状的人形。受陨石大小的限制,一般只能得到很小的刀剑,因较大剑身可能会由于陨铁内杂质夹杂,而破坏表面花纹的美观。技术发展后马来人开始制造大型的克力士剑,通行的马来克力士以爪哇地区制造的认为最标准,全长30厘米至50厘米,形制可分直刃和曲刃两大类,每一类又有多种亚形。通常它由三块普通钢片中间夹上两片陨铁冶炼,再锤打成马来克力士剑一片,然后剪成两至三块,再叠垒入火如此反复上百次。折叠方式和锻打次数的不同是形成各种亚型的关键。陨铁在经过反复的折叠锻打后呈现出类似于植物叶脉一样的图案,这是陨铁内的铁纹石和镍纹石片晶构成的花纹图案,被称为“帕莫”。与其他花纹钢相比,马来克力士花纹刃的特色在于花纹毕露,甚至可以用手触摸出花纹凹凸起伏,也被称为维斯台登构造。这些图案大致可分:散播的谷物、豆蔻的花、直上之花、可可树的枝叶、生姜的花,其他图案都源自这5种图案的变种,他们是克力士陨铁剑鉴别的最主要特征,80%以上的铁陨石都会形成这种图案。专为王室制造的马来克力士剑花纹有600层之多,仅锻打之期就需30天,先后入火500余次,每次锤炼均需安普精细操作。成形后的剑体在淬火后还要对帕莫花纹进一步加工和着色,按不同要求分别用柠檬汁、砒霜水、硫化物溶液、食盐水、米汤等浸煮,形成不同色泽的花纹;再经挖、补、刻、雕绘成沟槽,镶嵌金、银及各种宝石装饰物。安普可以按贵胄们所选,随心所欲地作出各种花纹,仅爪哇岛就有44种固定的样式供选用。剑体制成后,安普还会进行祷礼,以糖或檀香数块投入炉中,再以一种油膏涂在剑刃上。这种油膏只为订婚者和王室舞师所涂抹,因为马来人视克力士为活物,所以将此名贵之油涂在他们信奉的神器上。

  专业的制柄者、制鞘者随后会对成品马来克力士的剑柄进行装饰,并配以华美的剑鞘。剑柄和剑鞘样式繁杂,同时也被视为马来艺术的代表物。早期的克力士剑、柄一体,基质与剑身相同,后来逐渐改用其他材料制柄。剑柄是马来克力士执握所在,通常选用上好的装饰木材,经由手工雕刻而成,长度一般为10厘米至13厘米。剑柄的末端呈弯曲状,因而马来克力士剑的握持方法和手枪类似。早期剑柄多雕刻成人或者动物的形象,后期则多用抽象的几何图形表达某种寓意,上面装饰有象牙、金、银、硬木,多数镶嵌有珠宝,样式至少有10余种,从剑柄上还可以看出使用者的社会等级。剑鞘多以硬木为胎,以金、银、黄铜为套,上刻细致精美的花鸟鱼兽纹饰,类型有7种之多。鞘外还有鞘套,金、银、铜制的都有,上面刻有花、鸟、兽等图案,雕工精细至极。古代马来在公共市场设有专业制剑鞘定点营业,以及负责修理柄鞘饰品的工匠。经过装裱之后的马来克力士的外形诡辣奇幻,往往让它看上去不像一件兵器,反而让人联想到神话里占卜巫师手中的魔杖,在世界上众多的冷兵器中,马来克力士是最具东南亚民族工艺特色的剑器种类。

  它的形制可分直刃和曲刃两大类,每一类又有多种亚形。直形代表静,曲形代表动。对于曲形剑来说,其弯曲的次数也各有讲究,一般是3至1 3次,也有个别剑弯曲达29次之多。据说这个数目必须是奇数,这个数目如何来数,也是比较复杂,如果数的方法不当,往往会差了一个数,得出的结果就成偶数了。剑身的横截面有椭圆与菱形两种,其表面一般是平的,也有的上面有浮雕。有专家认为曲刃克力士,既火焰形或波形克力士是由有毒的雷鱼骨刺兵器演变而来,是马来民族自古就有的兵器。近代收藏者也因曲刃克力士形制独特而有所偏爱,容易使人误解。实际上早期的克力士是直刃的,数量始终较多,只是曲刃克力士酷似蛇型剑比较有特点,多为西方猎奇者带回欧洲,所以造成克力士是蛇型短剑的大众看法,实际上它大约在15世纪才普遍被使用。

  马来的工匠们还曾制造带香或带毒的克力士,其香数十年尚可扑鼻,其毒也长久不失杀人之效,这里的秘窍是锻制的马来克力士剑体时陨铁被酸性物质腐蚀表面后形成较多的微小空隙,药物易于渗入而效用持久,刃身糙面繁多的孔隙能使香料或毒料几十年也不会变质。香刃马来克力士和毒刃马来克力士也是现在最难找的两款克力士。香刃是在刃上浸染香料,这样每次拔剑就会香味扑鼻;毒刃是在刃上浸涂毒汁,使人被刺后中毒身亡,传说轻触带有毒液的马来克力士便会立刻毙命。但是毒刃几乎绝迹,只有极少量的香刃能找到,如果有幸得此一把难寻的毒刃神器,其留存价值往往超乎想象。

  马来男子通常会在腰间佩戴三把克力士,成年的马来男子会得到父亲所赠的守护克力士,是兵器刃作为真正男人的象征;而与结发妻子订婚时量身定做的那一把最华美,因随身而带寓意终身相随;作为家传之宝的那一把马来克力士最珍贵、最犀利,也最富有神秘色彩,这一只必定是百分之百的陨铁铸造,有时作为祭祀时辟邪的仪仗,带有浓重的宗教色彩。马来人一直深信它隐藏着某种魔力,会救主人于危难,在主人遇有危险的时候会从剑鞘里面发出“咯咯”的声响以作警示,甚至会自己飞鞘外自行作战。还有人深信用克力士刺入人的影子或者脚印可以把敌人杀死。虽然这只是传说,但在马来人心中马来克力士的确拥有至高的地位。在马来诸族与白人的多次交战中,马来克力士的犀利深深的挫伤了入侵者,而它的华贵奇艳也受到欧洲各国王室贵族的青睐。只是自白人统治以后,禁止马来人佩戴克力士,马来传统意义上的制刃家渐少,纯良的铸刃术逐渐泯灭,现今仅能从某些神秘的收藏者或博物馆中一窥真貌。

  [边文] 古代马来亚地区流行使用的马来克力士,无论是原料、制造、形制等各方面均十分独特,极具东南亚地方特色,锤锤打打下的神秘与高贵让这种杀人工具逐渐升华为一种艺术,成为世界上最具特色及收藏价值一种冷兵器。

浙ICP备18023052号-1 浙公网安备33110202000323号